慌年抢粮

作者: 民间传说  发布:2019-10-12

那一年举国上下发生旱灾,鹿州府的东区庄更为严重,连续四个月老天未下过一滴雨,每天太阳像个大火球,扎扎实实地烘烤着大地,田地干裂,禾苗枯死,四野荒凉,满目疮痍。

没多久,各家仅存的一点粮食吃光了,官府发放的赈灾粮也很快吃光了,人们只得争抢着吃糠、吃草根,吃树皮……能吃的几乎都被吃光了,还饿死了人。绝望之余,就有人想到了庄子南面官窑旁的小谷仓,谷仓里存着做砖瓦用的紫糯谷。于是庄里人争先恐后,提箩拿盆,奔向谷仓,可是谷仓的大门锁得严严实实。怎么办?有人就拿起地上的大石头,狠劲地砸那把大铁锁。就在这时,侯大标急匆匆赶来,他用身子护住了大铁锁,大声对乡亲们说:“这里存的是官窑的辅料,谁抢了一粒粮,就是与朝廷作对,就是想造反,这是要诛灭九族的事。如果谁想让东区庄断子绝孙,那就来砸吧。”侯大标这么一喊,乡亲们顿觉无奈,只得陆陆续续地回去了。

谁知,只隔了两天,庄里人又向谷仓涌来,这一回来势更凶,不但提箩拿盆,而且还拿了菜刀、木棍,人人面带怒容,杀气腾腾。他们把谷仓围住,瞪着血红的眼睛,对护着仓门的侯大标大声吼道:“我们家里老婆孩子都快撑不住了,俗语讲‘有得饿煞不如犯法’,吃饱了还做一个饱死鬼呢!你侯大标刚刚成为官窑的窑工,就忘了乡亲,忘了本!”

原来,明代鹿州府一带,烧窑业非常兴旺。侯大标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窑工,但是他的烧窑技术是祖传的,他烧制的砖瓦,经久耐用,远近闻名。他是东区庄的人,这庄上建的房都用他家烧的砖瓦,几百年的老房子,虽然梁朽柱烂,但墙体依然坚挺,完好如初。为此,鹿州知府大人心中大喜,不久前把侯大标的窑场封为官窑,从此,他侯家专门为朝廷效劳。侯大标对知府大人说,其实我烧窑也没什么特长,只是加了一种辅料——紫糯谷,恳请知府大人解决。这种紫糯谷是耐干旱作物,把它浸湿、发酵、蒸熟后,再与东区庄上的干黄土搅和,这样烧出的砖瓦就更黏更韧。知府心想,只要让朝廷满意,皇上开心,我什么条件都能答应。所以,他建了小谷仓,收来紫糯谷,专供烧制砖瓦用。

现在,侯大标见乡亲气势汹汹蜂拥而至,在他们的指责声中,侯大标突然大喝一声:“都给我住嘴,这一仓的紫糯谷有毒,你们知道吗?”这一喊果然灵,听说有毒,刚才还凶相毕露的人群,顿时静了下来。可是,没多久,就有人怀疑侯大标说的不是真话。人群里忽然有人轻声地猜疑道:“这是粮食,怎么可能有毒呢?”侯大标听到后,回答说:“乡亲们,我说这紫糯谷里有毒,你们不信。那好吧,我身边的这只小狗,也快饿死了,那就让它先吃一口,做个饱死狗吧。”说完,他钻进谷仓,拿出一碗谷子,放在了小狗面前。小狗也确实饿极了,见到谷子,张口就吃,可是刚吃了小半碗谷子,就口吐白沫一阵抽搐,倒地死了。围观的众人见此一幕,个个目瞪口呆,大惊失色。侯大标不失时机地告诉大家:为了防止老鼠偷食,也为了防止饿极的饥民来抢粮,知府大人特地派人在谷子里拌了药粉,这药粉极毒,厉害得很!不过,最近乡亲们的田地里因干旱发生了虫害,他正想帮大家向田里撒些药粉,以除虫害。另外,趁撒药粉之时,再补些耐干旱的种子,撒到谁家的田地,谁家就一同来搭个手帮个忙。如果雨水来得快的话,这补救的方法一定能见效,将来或许会有些收成,救救饥民的命。讲明了事理,侯大标最后说:“事情已经向大家讲明了。现在,既然大家想当饱死鬼,那就来分谷子吧,如果朝廷怪罪下来,一切由我来承担!”侯大标这么一说,乡亲们再看看猝死的小狗,个个都长吁短叹,垂头丧气地回去了。

随后几天,侯大标带着老婆,挑着担子,早出晚归,在乡亲们的田里忙忙碌碌。在乡亲们的帮助下,各家各户的田地都撒上了药粉,并且都悄悄地补上了紫糯谷的种子。在这样大旱的气候条件下,只有这种极耐干旱的品种才有存活的希望。

一天,京城来了几个捕快,将侯大标抓走了。据说是他烧的砖运到皇城砌墙,不想十有八九开裂见缝,这使得龙颜大怒,下令杀头治罪。侯大标被押到官府,正待治罪正法的前几天夜里,天空突然乌云密布,雷声大作,竟然下了一场透雨。侯大标听着雨声欣慰地笑道:“天降甘露,老天开眼啊!东区庄有救了!百姓有救了,我侯大标就是死也瞑目了啊!”

谁料,就在侯大标即将处斩前的一天,有快马来报,京城喜逢夜雨,侯大标制砖砌的墙体裂缝一夜愈合,完好无损,且坚不可摧。这下皇上龙颜大悦,即刻下令,赦免了他的死罪。

侯大标放回来没几天,京城捕快又来到府衙。知府大人急问原委,捕快告知说侯大标所制的砖瓦,经检验后发现,里面竟然没有一点紫糯谷的成分。皇上再次龙颜大怒,你侯大标给皇上烧制砖瓦却不放辅料紫糯谷,乃是欺君大罪,于是立即下旨,就地处斩。知府听后说:“鹿州旱荒,我正担忧侯大标这一仓紫糯谷如何使用呢。”说毕,便带着京城捕快,一同前往谷仓检查。谁知打开谷仓一看,顿时吃惊不小,谷仓里空空荡荡,连一粒谷子都没有。准是侯大标一家为度灾难,把谷子私吞果腹了。

在这段日子里,由于能吃的食物越来越少,庄上又饿死不少人,特别是老人和孩子,还有那些体弱病残者。因此,当庄上的乡亲们得知京城捕快为侯大标私吞谷子而来时,不但不同情,反而人人愤怒,个个斥骂:好你个侯大标,你的良心被狗吃掉了,利用职权,把一仓谷子一家独吞?看着庄里的小孩老人活活饿死也不施救。今天你被抓去,就是千刀万剐抽筋剥皮也是自作自受,也是活该!

再说知府和捕快从谷仓出来,直奔侯大标家。进得里屋不见侯大标的人影,只见他的妻子抱着孩子,双双饿死在床上,两具尸体瘦得皮包骨头。他们为找到侯大标,又来到村口,这才发现他爬在稻田的田埂上,早已奄奄一息,他的手直指着远处成片的田地。捕快赶到后,厉声大喝:“侯大标,你制砖不放辅料紫糯谷,犯了欺君大罪。来到鹿州后,又知你私吃紫糯谷,事到如今,你还装模作样,妄想逃脱罪责吗?告诉你,我是奉旨而来,你数罪俱罚,当立即乱刀砍死。”说罢,一阵刀光剑影,便结束了侯大标的性命。

捕快正要收刀走人时,知府却把他拦住说:“且慢走,索性将他的肚子剖开,我要看看他到底吃了多少紫糯谷。”捕快也不多话,只一刀就将侯大标肚子剖开了,但使他惊奇的是,他的胃肠里根本没有一点儿食物,更别说什么紫糯谷了。这一仓紫糯谷的去向,即刻成了一个谜。

惊讶之余,捕快与知府随着侯大标手指的方向望去。只看见田野里干死的枯叶,在风中摇摆,好像再没看见其他什么东西了。这时,有些年轻力壮的村民赶了过来,特别是几个帮过侯大标补种的人,他们仔仔细细地走近每一块稻田,向每一条沟垅里寻看,这一看终见端倪。原来在各家被枯苗遮住的沟垅里,不知何时,竟长出了一茬茬紫糯秧苗,伸茎展叶,一片生机。

顿时,村民们全都明白了。侯大标夫妻俩饿着肚子,整天整夜地在各家的田地撒药粉,补种子,忙忙碌碌,连自己的孩子都来不及照顾,结果连饿带累丢了一家人的性命。他所盼的是秋后的田里有些收获,让庄里人能看到希望。

弄明事情真相的村民们,立即向着侯大标的尸体跪地叩拜,并痛哭呼喊道:“全庄人的性命有救了……”

本文由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发布于民间传说,转载请注明出处:慌年抢粮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杀人越货的货郎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