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元春进宫的侍女抱琴

作者: 网站首页  发布:2019-10-14

图片 1清朝人物

相关作品:《红楼梦》,《吴氏石头记》

出场回合:红楼梦十八回元妃省亲

相关人物:贾门大姐大贾元春

抱琴出处

这个女孩,只出场过一次——是在声势浩大、隆重热闹的“元妃省亲”之时。 红楼梦十八回“皇恩重元妃省父母,天伦乐宝玉呈才藻”中提到“又有贾妃原带进宫去的丫鬟抱琴等上来叩见,贾母等连忙扶起,命人别室款待。”

抱琴介绍

贾府四春的大丫头各以琴棋书画为名,元春——抱琴、迎春——司棋、探春——侍书、惜春——入画。根据惜春善画,探春酷爱书法,迎春擅奕这几点看来,我们可以推测,元春也许擅琴。

人生四韵,琴居其首,元春以才貌入选,以抱琴名其侍人,正是合适不过。只是那琴儿太过玲珑,虽是大器,却失于不坚,终究是抱不长久的。

迎春性格恬淡懦弱无能----有能力又能怎的?还不是家长手里一颗随意放置的棋子?还是把永昼消磨在漫长的敲棋声中罢。安逸一天是一天,这吃人的世界你与它争什么争。

探春只恨是从姨娘肚子里爬出来的,命不强的人心会更高,她把卧室装饰成公子的书房,一心要出人头地做一番事业。短暂的管家经历让她的才智得到了发挥,丫头们也被训练得尖牙得齿。最得力的丫头叫侍书也就难怪了。

惜春的绘画才能在书中得到体现,可以想像到那些成功的画作背后,当有一位磨墨调色的助手,那就是丫头入画。当惜春不再画画时,这丫头好比一支画笔,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。“可怜绣户侯门女, 独卧青灯古佛旁”,入画走后,连个自愿相伴的人都没有。

不过这也只能是推测了。

抱琴感慨

这个女孩,只出场过一次——是在声势浩大、隆重热闹的“元妃省亲”的时候。“又有贾妃原带进宫去的丫鬟抱琴等上来叩见,贾母等连忙扶起,命人别室款待.”

——古人云“宰相门前七品官”。从皇宫大门里出来的丫头,也不知道算是几品官了,但只要沾了点皇家气息,自然不免金贵起来。一个丫头的施礼,还要被贾母“连忙扶起”,又当作宾客一样的“别室款待”。可见级别之高级,待遇之厚重。被主子都奉为上宾的奴才,该是何等荣幸?

但不知道怎么的,我竟为她心酸。可能便是从她的名字开始的感叹吧。

贾府中的小姐,名字起的别致“原应叹息”。这四位小姐们的贴身丫头,名字也起的别致“琴棋书画”。元春的贴身丫头,名叫“抱琴”。不知怎么的,我眼前总是出现一种幻想——金碧辉煌、火树银花、人群如织之中,一名宫女打扮的小姑娘,怀抱琵琶,从光彩夺目的元妃身边走过来,面对贾母等贾府旧主人,默默无语的,款款下拜。袅袅婷婷,楚楚可怜……当然,她那时是不会怀抱琵琶的,她一不是白居易笔下的“犹抱琵琶半遮面,别有忧愁暗恨生”的卖唱歌女;二不是杜甫笔下的“千载琵琶作胡语,分明怨恨曲中论”的王昭君。但是她的孤独寂寞、凄凉萧索,并不在那两位名女人之下。

元春在繁华辉煌的省亲之夜,曾不止一次潸然泪下,话语悲凉“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,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儿们一会,不说说笑笑,反倒哭起来.一会子我去了,又不知多早晚才来!”——皇妃尚且如此,更何况是妃子的丫头。元妃还可以在一年之中,次数不多的出宫省亲,或者请家人入宫探视。但是皇妃的丫头呢?我不了解皇帝家的典例规矩,但估计是想都别想。元妃省亲,还能背着皇帝,抱着亲人,痛哭一场,宣泄苦楚——而抱琴呢,她又能对谁倾诉对谁哭呢?这个没说一句话的女孩,只有默默无语的“上来叩见”的一个动作,但她却让我莫名心疼可怜了。

书中没有正面描写抱琴的容貌性格才德品行,但是我想,能跟着元春进宫的贴身丫头,一定是不错的。看紫鹃的灵秀,看莺儿的乖巧,看司棋的果敢,看侍书的口才……连王夫人都说,跟小姐的丫头,有权利骄傲一点。不是最好的,也到不了小姐的贴身左右……若是不入宫,窈窕淑女君子好逑,抱琴定有人爱,找个好丈夫建个好家庭有个好孩子,少不了天伦之乐其乐融融。但是在宫中——抱琴作为元春的丫头,陪嫁进了皇宫,其身份估计算是一个宫女。在“后宫粉黛、三千佳丽”之中,无数美女层层包围圈中的,只有一个男人,就是皇帝圣上。他的精力有限,感情更有限,皇后皇贵妃贵妃妃嫔才女……拾级而下,真正能宠幸到一个小小宫女的时候,是多么少,多么不可能啊。有时候别说是宠幸,就连见面很难得了。我不由得想起来《还珠格格》中的紫薇格格曾对丫头金锁说过“我跟皇帝出去,已经算一个附件,怎么还能带你这个附件的附件呢?”——“附件的附件”,就是妃子丫头的最好比喻。电视剧中,当紫薇要把自己的丫头托付给自己的心上人时,遭到了义正言辞的拒绝,当然因为尔康很爱紫薇;而且又提出了很重要的一点:金锁也是个有独立人格的女人,也该有属于自己的真正的幸福。电视剧最后安排金锁也有了自己的幸福归宿。嫁给了侠肝义胆的好汉柳青——但是现实生活里的宫女们,则不能有这样的好运,她们大多是蹉跎青春,孤独老死——年轻时候,唐代诗人杜牧的那首名作是最好写实“银烛秋光冷画屏,轻罗小扇扑流萤。天街夜色凉如水,卧看牛郎织女星”。老了呢,就是白居易的长恨歌里咏叹的那一句“西宫南内多秋草, 落叶满阶红不扫。梨园弟子白发新, 椒房阿监青娥老。”——宫女们的爱情,比花草还不如,也许还没有盛开过,就慢慢枯萎了;也许还没有碧绿过,就匆匆泛黄了——“抱琴”那么多情的一个名字,但也许却是和爱情绝缘了。可叹也。

本文由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发布于网站首页,转载请注明出处:随元春进宫的侍女抱琴

关键词: